-柒弦

火中藏冰

不知所云

ooc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闵玧其第一次遇见金泰亨 是在一个朋友的局上
朋友为了女朋友专门组的局他不能不给面子
但是他进去之后还是后悔了
[太TM闹了]闵玧其想 屁股底下就是个震个不停的音响 他感觉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内脏跟骨架都在震 [简直要给震散架了]
他抱着个不停震的气球脑子里无力地吐槽 [这小子是要攒够心脏去换魔法石吗难道]

金泰亨就是这时候靠近他的
“赏脸玩几把?”手机备忘录上这么写着
[耳朵都要聋了吧]闵玧其恶狠狠地想
于是他们开始不知所谓地摇骰子 有时候他输了有时候是金泰亨输了  可乐兑着洋酒一杯杯地喝下去
[所以我出来干嘛?]闵玧其喝酒的时候想[在家写东西或者睡觉不是更好] 音乐震得他感觉心脏不舒服
[万一我猝死了呢]他冷漠地想

万幸他还想得起来他是为了朋友撑场子来的 目光四处找了找 叫他来的那狗崽子正在跟他女朋友开开心心地摇骰子兼耳鬓厮磨

[得亏这里好看的妹子多啊]有点喝多了的闵玧其无聊地靠着新找到的椅子的椅背看金泰亨跟一个渔夫帽妹子玩

短裤格子衫加两个小揪 跟在场妹子们都不大一样 [怎么还叫了未成年过来]
看着满场披头散发的长发生物 闵玧其顿时为友人的节操默哀

『好这口?』闵玧其发完这条消息就后悔了
什么玩意儿 这才认识多久
『是朋友的妹妹 小丫头非要跟出来玩』金泰亨回的很快 闵玧其抬头 看见他正对着自己笑 小姑娘在边上拍气球玩
『真有耐心』闵玧其笑笑 心想要是自己有个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估计要把她腿打断

『小孩子嘛 总是对这种生活好奇一点』闵玧其挑眉 他想这人有点意思
“来一根?”金泰亨递过来根烟
闵玧其接过来抽了一口 一股子巧克力味 甜滋滋的
越来越有意思了

打阴阳师滴日常

ooc 萌新泰x大佬其
闲得摸鱼 写的烂都是我的错

“金泰亨!睡觉了!”午夜十二点半 忙完工作的闵玧其想出去倒杯水喝却意外发现了还在沙发上躺着的金泰亨

嗯 还是
躺着的
困得要死的
金泰亨
以及他还在发出光亮的手机

“这游戏什么时候不能打。”
看了一眼战斗画面 闵玧其叹了口气
心说这孩子不会又中毒了吧

“哥!你的狐狸超好用!一巴掌扇下去对面全死光了!”
“哥!我刚刚遇到好人了呜啊!原来换猫粮狗粮也是求协作啊!还好对面大佬人很好也没怪我还给我了”
“哥我今天两把十连居然都是R!这不科学!我的1000血汗勾啊!!!!”
“哥!我刚刚莫名其妙跟一个人变成羁绊了 啊开心~”
听见闵玧其的声音 金泰亨仿佛打了兴奋剂 拉着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今天玩游戏的经历

“……”
“金泰亨……”闵玧其头疼地捏捏眉心,“很晚了快点睡。”
“哥……”金·无辜·想打完每日任务·泰亨眨巴眼
“起来以后带你打可以吧……”妥协……又一次的妥协

“好哎!谢谢哥!”金泰亨简直像中了大奖一样开心
然后……公主抱闵玧其回房间……

花藤(3)

ooc 在微博上看见的梗 花附症 梗主wb@新宿一番
侵删  飞咻 微南硕

再想努力维持平静 也躲不过年少时种下的因

闵玧其坐在天台上抽烟的时候 脑海里是过往

以及之前郑号锡无意间说的话
“可是哥 当年泰亨喜欢的是你啊”

闵玧其吐了一口烟雾 苦笑 脑海里闪现出金硕珍说过的话

“做完手术他就不会记得我了 连着那份感情都挖掉了”
“你看那些疤 是警告啊警告 他差点为了爱某个人连命都不要了”
“两兄弟这方面真是出奇的像”
“偏偏都是我动的手”

如果金泰亨也做过那样的手术 又如何能在几年后准确叫出他的名字呢
所以现在的你 是以怎样的心情接近我的
金泰亨 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叮咚” ?
[您有一条新信息待查看]
[哥,今天下午6点有空吗 我们去xx猫咖可以吗]
「金泰亨」

金泰亨……该来的总归逃不过
闵玧其苦笑 踩灭了刚刚丢到地上的烟头

[好,我会准时到的]
「闵玧其」

办公室
“智旻,我打算等等就去见他了。”金泰亨苦笑,合上了手中的本子

“泰亨啊,就一定要一个结果吗。”朴智旻皱眉 好友当年是怎么样的情况他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事发突然 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是,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金泰亨顿了顿,“一个迟到的答案而已。”他轻声说。

朴智旻看到的 只是他沉默的侧影 光浅浅地穿过他的眉眼 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

猫咖

“哥!这里有暹罗猫哎!”才坐下 金泰亨就发出了小小的惊叹
闵玧其有些恍惚 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金泰亨也是这样 拉着他去各种各样的地方 然后像孩子一样发出一些小小的惊叹

“最近,很喜欢暹罗吗。”闵玧其浅浅地微笑
他看向金泰亨的眼睛 干干净净亮晶晶的 如同初入世俗的稚子 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他突然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段话
“那人的眼里存了漫天星辰 你是其中一个
“多你一个不多 少你一个不少。”

金泰亨 从前的你 现在的你 你们 到底想如何呢

“泰亨。”闵玧其轻轻叫了他
不能再这样了 闵玧其想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样对大家都没好处

“玧其,当年泰亨差点为某个人死掉,我不知道他在坚持些什么,但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我似乎也能明白一些了。”闵玧其想起之前金硕珍说的话。

“听说……你之前得了花附症。”总有人要先开口的不是吗 闵玧其垂眼 喝了一大口咖啡
真苦啊 他在心里苦笑

“是。”金泰亨浅笑,“哥是想知道 那个人是谁吗。”
“泰亨……”

“哥大概已经知道了吧,是,我曾经,偷偷喜欢过哥。”金泰亨直勾勾地盯着闵玧其,“抱歉。”金泰亨垂眼。

抱歉?抱歉什么呢?差点死掉的人是你啊金泰亨

“不过哥不用担心,现在,我已经不会那样了。”金泰亨摸了摸颈后 浅浅地微笑

是啊 不会了 现在我就只是 你的朋友而已

“我很抱歉会这样,泰亨你……是非常优秀非常好的人。”闵玧其越说越觉得无力
你看 你又在扎刀了闵玧其

“不是故意遇到哥的,只是遇到以后我就想,我怎么会那样喜欢一个人呢,一定很特别吧,只是想着,重新成为朋友也好啊。”

才不是呢金泰亨,你明明手术结束以后就立马开始翻以前的日记了,明明哥对我来说那么重要,为什么要从我身体里拿掉

“泰亨。已经失去的就不要想太多了,对你自己不好。”沉默了许久的闵玧其说,“我还有点小事情先回去处理了。”

“好。”

说完这个字以后 金泰亨沉默地看着闵玧其起身 穿外套 推开门 走出去
干净利落 跟日记里写的闵玧其 好像 又比那个闵玧其 多了一点点温和

他好像又瘦了 原来门上挂了铃铛🔔 原来外面的天已经有点黑了

金泰亨突然很想喝酒 虽然他酒量很差 虽然他的胃其实没办法接受那样刺激的东西
但是他就是 很想很想喝酒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喝酒就好了 能喝醉就更好了 起码这样 他就有勇气打一个电话了 让他再稍微放纵一点再放纵一次就好了

可以吗 可以吧

金泰亨静静地看着外面 一只小猫跳上他的腿
是一只小暹罗 叫做咻咻
“你又瘦了。”金泰亨摸了摸它,轻轻说。“只是现在我要走了,你乖乖吃饭,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喵呜~”不知道听懂没 咻咻跳去了其他地方

真像啊 金泰亨想
现在他不想想了 他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稍微喝点酒 然后好好洗个澡睡一觉
明天 明天一切都会好了
再也不会有噩梦了
再也不会有藤蔓在梦里将他缠绕了

晚安 虽然不知道该对谁说

花藤。The End.

总要有人先动心的
总要有人先狠心的

花藤(2)

ooc 在微博上看见的梗 花附症 梗主wb@新宿一番
侵删  飞咻 微南硕

循环放着 病名为爱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还有那是个去死的好日子写了出来   大概 非常差劲吧

“你啊”“傻乎乎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谁对我这样说过……

“呼……”又是这样 只要类似的画面在梦里出现 金泰亨就会很快醒来

金泰亨艰难地睁开眼睛 看了一眼闹钟
“03:09”

「啊……真是……」看清时间以后金泰亨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

又是这样 莫名其妙但又带着熟悉感的梦境 只是开头就会马上自己醒来的梦境 之后又是要花漫长时间才能重新入睡

「我是造了什么孽呀……」金·半夜醒来·睡不着·要早起上班·泰亨 在心里无力地叹气
「朴智旻的捕梦网到底灵不灵啊……不是噩梦的话那这又算什么」

912病房

“南俊。”闵玧其轻声叫病床上坐着的人 仿佛大声一点就会让这个人碎裂掉

“啊 玧其哥 今天也麻烦你了。”金南俊一顿 停止了对自己身体的摸索 笑得温柔又呆萌

不知怎的 闵玧其就想到了前几天金硕珍在病房门口的微笑 「太像了」

“emmm南俊啊 我问过了 这些疤痕可以通过手术或者涂药去除的 你不要太担心 不会影响你的帅气的。”闵玧其努力想让气氛不那么沉闷

“玧其哥原来是这样看我的 是谁的手机里存了我那么多黑图啊真是。”金南俊也绷不住了 决定开个嘴炮

“你手机没有我的吗 啊!”闵·炸毛·玧其表示了愤怒

“哥……”

办公室

“所以金硕珍医师 可以告诉我我哥哥金南俊到底是怎么了吗。”金泰亨态度强硬地抵在金硕珍桌前与金硕珍对视

「真像啊 都那么 固执」金硕珍心下叹气

“泰亨 你们家的病 自家人最清楚了。”
金硕珍抽出了一本病例 递给金泰亨

“金南俊”

金泰亨的手有点抖 「拜托不要是」

他打开了第一页
“花附症”

金泰亨深吸了一口气 金硕珍默默把病例本抽了回来

“所以硕珍哥 你对我哥 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过了许久 又或者也没有很久 金泰亨突然抬头直直地看向金硕珍
“泰亨 对于南俊 我很感激。”金硕珍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只是 转身 把背影留给了金泰亨

“哥还真是……”金泰亨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从小就跟着哥哥们长大 却从未见过金硕珍这样的背影 不是他熟悉的温柔的准备东西的背影
而是 像刀子一样的 好像下一秒 就要划破什么 把其中的液体倾倒出来了

“我还有几个病人要会诊 就不打扰哥了。”金泰亨深吸一口气 乖乖巧巧地退了出去

金硕珍并没有把病例本放回原来的位置 反而又从柜子里取出了另一本病例

“金泰亨” “花附症”

“还真是 两兄弟啊。”金硕珍苦笑
一样的固执 一样的不管不顾 一样的……病

“如果玧其是我 会不会给你做这个手术呢。”金硕珍对着空气轻轻地说

「花附症……居然是花附症……」
下了班的金泰亨坐在车里想起来还是觉得 不可思议

这个世界有很多奇难杂症 关于感情而产生的病症在其中也占了一份 除了花吐症 还有一种遗传因素占了大半的病症

【花附症】

从心脏发出芽、从脑髓里伸出枝叶,直到苦恋和病症一同越来越严重,最终彻底被身体里的植物吸尽营养衰竭而死

这样一种病症 是痛苦的 生理心理都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所幸 这是可以通过手术根治或者药物控制的
只是手术过后 痊愈的患者就会“失去”

爱过的那个人 那段感情 都跟着身体里的植物被拔除了

除了 手术留下的疤痕
这些如同藤蔓的疤痕还会盘绕在颈后 胸口 手腕 时时刻刻提醒着你
“你看 为了你的命 你终于放弃那个人了呢”

是幸运的 也是不幸的 大概 也是一种惩罚吧

金泰亨默默地抚摸着颈后的疤痕
几年前 也是金硕珍亲自操刀 为他做了这样一台手术

“南俊哥 这难道是诅咒吗。”金泰亨叹气

太多了 明明是罕见的病例 可是金家 从以前到现在 都太多人得这个病了

有人抱着爱恋死去 有人选择遗忘
还有人 想着去死却被强制剥夺

「也许是保护也未可知呢」金泰亨对着钱包里的照片笑笑

「从前的我跟玧其哥 是怎样的呢」
「可惜我只能从日记里窥探了」

TBC.

花藤

ooc 在微博上看见的梗 花附症 梗主wb@新宿一番
侵删  飞咻 微南硕

闵玧其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金泰亨

校友会 社团重聚 友人的生日或者婚礼
餐厅 机场 电影院甚至是便利店

他构想过各种各样的背景各种各样的场景 却独独漏了当下这一种

“……”“……”“玧其哥?”
“啊?啊!真的是泰亨啊”

金泰亨似乎是顿了一瞬才想起了他的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闵玧其总觉得
这个金泰亨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样

「毕竟跟他好几年没见了,也许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

“哥你来这里是…?”金泰亨的语气中带着点疑惑与担忧

「是我想多了吧。明明跟之前差不多的。」闵玧其心下自嘲 「真是。又开始随随便便下推论了。果然是做贼心虚了吗。」

“啊,我是来看朋友的,他最近在你们医院做了个手术。”闵玧其微笑着说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哥怎么了呢。”
金泰亨笑笑 这才注意到闵玧其手中拎着的水果跟保温桶

“啊哥……”“金医生,找到您了!您负责的309号病人现在状况不太好。”
“我马上去!”金泰亨又转头“哥我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改过,有空就一起出去吧。”
说完这句话 金泰亨匆匆转身离开 闵玧其只来得及看见他脖子上蜿蜒缠绕着的纹路

「那是……伤疤吗?」
金泰亨从前皮肤不算白却也算不上黑,这次遇见跟之前比白了不少,任何皮肤上的痕迹都显得有些突兀。
「就好像是……藤蔓」

“呀玧其,怎么来了不上去呀~”金硕珍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啊 硕珍哥”闵玧其小小地叹了口气,“遇到个老朋友,就聊了几句。”
“老朋友?”“嗯很久没见面了,哥我们边走边说吧。”
说完也不管对方好奇的表情,径自走向电梯。
“呀你小子,等等我啊。”金硕珍笑着跟上去。

走廊

“所以,你们因为他出国很久没见了,直到今天才遇见而且他还是这医院的医生?”在路上听完闵玧其简短描述的金硕珍皱着眉做了个概括。
“是啊,是很好的朋友跟……弟弟。”
闵玧其笑笑。金硕珍轻笑。

“我还有几个病人要看,就不陪你们了,南俊就在里面。”
明明到了门口,金硕珍却停下了脚步。

“硕珍哥……”“玧其,我有分寸的。”
金硕珍脸上一如既往是温柔的微笑。

“那哥快去吧,我会照顾好南俊的。”“嗯好。”

又一次,金硕珍医生的背影从912病房前的走廊上远去。

TBC.

盲道

ooc  下雨天出门踩着盲道玩来的灵感

闵玧其死了

过了很久这个消息终于传到了金泰亨耳朵里

怎么死的?
还是车祸

大概这辈子跟车过不去吧 人们如是说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 有多少人会特别在意这件事呢 但是那个女孩子一定会特别难过吧

“那个女孩子”  当年班上谁都看得出来她喜欢闵玧其

去小卖部给多带一盒酸奶也好 在他打球的时候在一旁拿着水跟毛巾也好 上课时候闵玧其被叫起来回答问题她那自以为没人看得见的炽热目光也好 太明显了

百炼钢总能化成绕指柔的 人们嬉笑着说

当然 闵玧其对这一切都是拒绝 对所有爱慕者都一样

“他也太高冷了吧”总有人在私底下偷偷传类似的话 只有金泰亨知道 那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处理而已

“那就干脆全部都拒绝掉吧” 某次听到这句话的金泰亨 心里默默吐槽过这个人真是奇怪 其他的像他这样有颜又优秀的男生 大多是女朋友不断的

不过再怎么都轮不到自己 金泰亨想着 默默吞下了一口碳酸饮料 气泡在舌尖上炸开 带来些微微的刺痛

现在也是 他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喝着饮料 看着人们窃窃私语 无非是关于那个令人扼腕的早逝的人的传言

零零碎碎中金泰亨大概理清了整个事件
在某个日子里闵玧其坐的车发生了事故 车祸导致了他的失明 调养了很久 他开始接受现实 然而这个曾经爱音乐爱篮球的校园风云人物 在某天单独外出的时候 却再次发生了车祸

He passed away.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而已

金泰亨默默看了“那个女孩子”一眼 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听说快要结婚了呢 边上的人继续八卦着

「啊 这样吗 」金泰亨默默地又喝了一口饮料

抗拒却又无法拒绝的聚会 拒绝了怕是又要有闲话了吧 人们的关系还真是脆弱呢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样想着 金泰亨好像也能释然了

和关系比较好的昔年同窗打过招呼以后 大家都默默地要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轨迹中 每个人还是有自己的生活的

「又是雨天」 金泰亨撑着伞想 闵玧其出事的时候都在下雨

人行道上空空荡荡的 因为雨水的冲刷又变得很干净 「只是闻起来真孤独」 金泰亨沉默地前行
因为同学聚会换了简单的鞋子 踩在盲道上脚底总是有些感觉
「等等 盲道?」
金泰亨顿了一下
「闵玧其有走过这些盲道吧」
「那么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看不见 什么也看不见 因为失去了视觉 其他感觉却好像更明显了 车子行驶在路上的声音  太清晰了
不安 很不安 走了几步就忍不住睁开眼 总会发现自己偏离了盲道的中心 「明明闭眼前是在中心的」

「真糟糕啊」

「如果那个时候见他就好了」金泰亨再次调整好了方位 闭上了眼睛

闵玧其刚出事的时候金泰亨打过几次电话 接听的永远是闵玧其的家里人或者护工 表达了对他的来电的感谢以及委婉地表示闵玧其并不想跟其他人有交流以后他就放弃了 但他还能背出那个号码

「等等我睁开眼睛 可以让我看见他吗」金泰亨默默地 许了一个不可能的愿望 没关系啊 现在的出发点离路口还有一点距离的

「闵玧其我还有话想对你说啊」

这样想着 他开始往前迈步 脸上带了一丝浅淡的温柔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