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弦

火中藏冰

刚刚看见
冈田准一好像要结婚了呢

于是默默想了想金泰亨先生要是公布结婚了我会怎么样

阿西 不争气的眼泪掉出来了
喜欢他的这两年一直说
以后能跟我们泰亨在一起的一定是非常优秀非常好的女生
可是就算这样好像也会难过呢
这可怎么办

果然大晚上还是睡觉比较好啊kkk

【楚夏】表白

一个花镜辞呀嘿☆:

【楚夏】表白.


·时间线不按原著来


·ooc慎入



“情人节表白,人家不听;愚人节表白,人家不信;清明节表白,人家不应。”*

楚子航并不清楚自己是何时喜欢上夏弥的。
或许是伦敦初见时,或许是酒店闲扯时,或许是游乐园作陪时,或许是听证会上看着她恣意风发的时候。
还有许多许多的可能,楚子航不再去想了。
其实,与夏弥相遇至今,并无多长时间。但相处的日常充斥了点滴。
他喜欢上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间下,由着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原因。
那是他的师妹,是他少年时期以各种身份与他相遇的女孩。

楚子航难得的和路明非相处的来,而那个小子,明明自己的感情没有什么进展,却一个劲地怂恿他向夏弥告白。
“师兄,这可不是我危言耸听。你看看小师妹长的漂亮性子又好,入学了指不定多少臭小子惦记着呢。你要是不先下手为强,估摸着就给别的师兄弟抢到手了。那时候你哭都来不及!”听证会结束后没几天,路明非就偷偷摸摸给楚子航发信息,明示暗示地向楚子航阐述他的观点。
楚子航斟酌片刻,敲了几个字回复路明非:“看情况。”
那边倒是回的挺快,而且情绪明显激动:“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看情况呢!你再观望下去,小师妹就给人抢走了!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近水楼台先得月,咱先遇见的小师妹可不能给别家的猪拱了!”路明非也是急着说服楚子航,浑然不觉自己把楚子航比喻成了“猪”。
楚子航没有跟路明非计较这个,思忖了一会儿,回复:“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当然时趁着情人节的机会表白啦!”屏幕那头的路明非一喜,面瘫师兄终于上钩了!便将自己酝酿了一两个小时的计划发给了楚子航。
说实话,如若不是路明非,楚子航可能到夏弥离开时都不会认清他对夏弥的感情。但也仅仅只是认清罢了。

2.14,是西方国家的青年们极其重视的节日——情人节。
同样的,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们也借着情人节的由头搞各种派对、在学校大搞排场,一些年轻的教师们在征得老校长昂热的同意后,与守夜人一起给学校添上了装饰。
作为校园论坛的管理员,也作为路明非的好室友,芬格尔充分利用好了这两个身份。情人节前一天,校园论坛上就置顶了两个高亮加精的帖子。
“学生会会长恺撒十里花海向小巫女陈墨瞳告白!!!”
“狮心会会长楚子航为新校花夏弥放三千祈愿灯!!!”
这两个帖子可谓是吸足了眼球,在卡塞尔学院掀起了不小的反响,于是,准备表白的不准备了,做巧克力的不做了,全校学生揣上了手机打开了电脑,在两个帖子下边开始刷楼。
毕竟这学生里的两大巨头同时出现在校园论坛的几率可不大,还是同一天表白,这可是个大八卦。
路明非深藏功与名,毕竟这两个八卦都是他这个学生会会长资深小弟、狮心会会长知心小弟“无意”透露给芬格尔的。
但老大要向师姐表白果然还是好不爽啊!!!

恺撒喜欢搞排场,人尽皆知。但楚子航搞排场就不大对劲了,这人可是以低调出名的。
路明非再次深藏功与名。
说是三千祈愿灯的确不假,楚子航发动了狮心会全体会员……帮他放祈愿灯。
夜色笼罩下的卡塞尔学院,恺撒的玫瑰花海是一景,另一景,便是那缓缓升起的祈愿灯。
祈愿灯携着烛光,照耀了卡塞尔学院的各个角落,照亮了被路明非费尽心思请出来的夏弥的面容。
“师兄?”夏弥有些疑惑地看向面前的楚子航。那人的脸同样被漫天星辰似的祈愿灯映亮,脸颊上还泛着可疑的红晕。
“这祈愿灯是为你升的,喜欢吗?”楚子航略僵硬地吐着路明非教他的台词。
“喜欢。”夏弥中肯地点头,没有女孩会不喜欢这梦幻般的场景。
“我以后每天都为你升一盏。”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背课文似的背出了路明非计划里的话。
不远处跟芬格尔一起偷看地路明非捂住了脸:“废柴师兄你要信我,我绝对没有告诉他这么说这句话。”
夏弥摸了摸鼻尖:“算了吧师兄,我还没想好要谈恋爱呢。”
楚子航有些尴尬。
“嘛我考虑考虑吧。”可能是顾虑到师兄面子挂不住,夏弥又加了一句。
“嗯。”楚子航点头。
树丛里的芬格尔回放了一下刚才摄的视频,觉得还是不要放论坛了。不然会被狮心会成员追杀的吧。

师兄没能抱得美人归,路明非也不怎么甘心。还没过多长时间,又怂恿师兄再搞一场表白。
楚子航严词拒绝。
于是路明非去怂恿小师妹。
“师妹啊,你喜欢师兄吗?”路明非笑得贱兮兮的。
正在摆弄奶昔的夏弥抬起头看了一眼路明非,又低下头摆弄奶昔:“不!”答得那叫一个干脆。
路明非很受伤,路明非看清了小师妹眼里的鄙夷。
路明非内心想着为了师兄的幸福,拼了。
路明非继续发问:“不,我是说楚子航。”
对面的女孩摆弄奶昔的动作停顿了一会儿,接着抬头认真地看着路明非:“师兄,你是说哪种喜欢?”
“就是老大对师姐的那种喜欢。”路明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带着如何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的。
“大概,喜欢吧。”小姑娘饮了一口奶昔,回答。
“那你要不要跟他表白?”路明非满脸期待。
小姑娘一脸出乎意料:“哎??明非师兄你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件事?”
“咳…”路明非有些尴尬。
“好吧,我试试。”始料未及的,夏弥同意了。
路明非:???!!!!!!!
路明非:天啊!!!给小师妹打call!!!

不巧,路明非找夏弥“谈人生”的时候是3月31日。
小师妹是个行动派,决定第二天就表白,免得久了自己就怂了。
其实是怕久了自己就忘了啦。
所以,总而言之,夏弥找楚子航告白的日子是4月1日。
愚人节。
夏弥并没有听取路明非的建议,可能是因为知道了上次楚子航向她表白的方式就是因为路明非的建议的缘故。
夏弥和楚子航一起去过电影院去过水族馆还去过游乐园,她觉得自己和楚子航之间已经不需要其他方式的表白了。
所以她决定简单粗暴一点。
“师兄啊我喜欢你!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小姑娘在楚子航回宿舍的途中拦住了他。
楚子航:????
楚子航拽住“不经意”路过的路明非:“今天几号?”
路明非不明觉厉:“四月一啊。”
“噢。”楚子航了然。
“别闹了。”楚子航看向夏弥。
夏弥:????你他妈???
路明非:???我操??
“我真的喜欢你!”夏弥又重复了一遍。
楚子航无奈:“好好好我也喜欢你,乖,回宿舍吧。”
夏弥委屈,夏弥想闹。

次年清明,在路明非的陪同下,楚子航捧着一束白雏菊到他为夏弥立的衣冠冢那儿祭奠夏弥。
“师兄啊,我早就让你表白,这下见不着了吧。”路明非轻声叹了口气。
楚子航没有回应他,放下花束,注视着墓碑上的照片。
小姑娘一袭白裙,巧笑倩兮,一如初见时的模样。
“我喜欢你。”楚子航轻声说。
路明非在一旁坐下,不做声了,也不看楚子航了。
“我喜欢你。”楚子航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没有回应,连路明非也没有吐槽了。
“我想你了。”楚子航轻轻的声音消散在风中。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知。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三最好不相恋,如此便可不相离。
第四最好不相离,如此便可不相念。
第五最好不相念,如此便可不相忆。


 


*源网

楚夏‖三度和弦②

☁程西泽☁:

#①走主页,ooc私设如山,前期的冷淡是后期的铺垫(你们懂得,开车前都这样(划掉))
      兰斯洛特越来越觉得,选夏弥当楚子航的秘书实在是太合适了。在她面前,楚子航的沉默几乎成了一种傲娇,她甚至可以从他波澜不惊的表情里读出情绪,然后做出反应。
     “是不是觉得我们天生一对?”夏弥是这么说的,说话的时候还得意的扬了扬眉毛,按她的脑回路,估计没在想正经的事。


      还好夏弥是个足够聪明的人,她也并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她喜欢过在炼金器材课上邻座字写的很好看的金色长发帅哥,喜欢过午后和辣妹坐在草坪上调情的古铜皮肤帅哥,喜欢过食堂里遇到的吃饭非常细嚼慢咽的草食帅哥,甚至喜欢过龙文课莱恩教授带过来的那只鹦鹉,她喜欢过非常多东西,只要她想,她可以随时移情别恋,只要她想。
      她不想。
      比起和金发帅哥一起上课,和古铜帅哥一起调情,和草食帅哥一起吃饭,和鹦鹉一起说话,她更想和楚子航在一起。
     她会走在路上无聊的时候抛出一枚硬币,正面坚持,反面放弃,硬币很给面子的翻到了反面。
    “行吧,天意,放弃就放弃吧。”于是她把硬币扔进水池里,顺便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说求老天爷让她一睁眼就找到高富帅。
     说完,睁开眼睛,看见了路过的楚子航。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拦住他,用打劫的口吻向他摊开手掌:“赔我一块钱。”
     于是到现在还和楚子航纠缠不清,准确来讲,是她单方面纠缠不清。
      “师兄不是对你没感觉的,他之前还找我聊过星座呢……噢,这个不能说。”路明非安慰夏弥,她在学校里找不到同性朋友,唯有和路明非喝酒倾诉,但他其实也不意外楚子航会拒绝夏弥,应该说他会拒绝所有人。
      “不,我要放弃了。”夏弥其实喝多了,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连楚子航就站在她身后都不知道。路明非搭了把手,把夏弥放在楚子航背上,楚子航一路上都没什么表情,途中夏弥醒了一次,但也是醉着的,满嘴酒气的戳着他的脸蛋儿说:“师兄......嗯?你…你怎么…不开心了呢……”
      “没有。”楚子航说。
    
       “跟我去…”
       “财务报销申请的事情是吧,那个我交过了,学校财务部说是一个星期以后拿会长章过去盖个章就行了。”夏弥对答如流,手上的活一直没停。
       “嗯。”楚子航没等到夏弥像往常一样求夸奖,也还是说,“做的好。”
       夏弥转了转笔,依旧没什么反应。
       等到把手头工作做完,也到了晚餐时间了,夏弥看了看在浏览文件的楚子航,楚子航对她的视线很敏感,抬头迎着目光和她对视。
      “晚上…”
      “我标签都标注完了,工作做的差不多了,晚上约了人吃饭,先走了。”
      “你最近…”楚子航小声说,“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嗯。”夏弥把包背好,开门出去。
      兰斯洛特懵了,几天之前可是夏弥上赶着粘着楚子航,怎么突然就感觉两个人对换了一下呢。虽然楚子航也没有明显的悲喜表现,但善于观察的兰斯洛特知道,楚子航是真的不开心。
      又过了一段时间,夏弥找到了新的目标,目标叫高岭,和楚子航同级同系的师兄,路明非觉得这个高岭简直是为了膈应楚子航而存在的。他和楚子航一样沉默寡言,不爱搭理人,对谁都不冷不热,但他又和楚子航不一样,他没有沉重的过去,也没有悲苦的未来,所以他可以轻松的表现他的喜欢和讨厌。
      夏弥没有跟路明非他们讲过这件事,他们之所以知道夏弥的新苗头,是因为有人在讨论区发贴问高岭是不是在模仿楚子航的时候,风王之瞳站出来说:“说这种话是觉得楚子航会开心还是高岭会开心?”之后夏弥就好像哪根筋不对了一样一直在追高岭。
      夏弥走进教室的那个瞬间,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师妹是来陪楚子航上课的,一路目送着她到阶梯教室中间,然后她越过了楚子航坐在楚子航身后的高岭身边。楚子航翻书的手一抖,厚重的书“啪”地合上了,声音不大不小,能让周围人都听到,他抬头看了一眼看戏的人,又低头假装平静的重新翻开课本。
       “高岭,”夏弥托着腮看着他整理笔记,“你喜欢我吗?”
       楚子航的脸色不太好,他尽力的去听教授的课,但是心思总在夏弥身上,他害怕这个高岭会说出自己不会说出的话。高岭一直因为很像楚子航,但能力不如楚子航这点被别人指指点点,但楚子航其实一直都很羡慕他。他好像是另一条世界线上的楚子航,是楚子航的另一种可能。
       “那个,会长,教授在叫你。”
       楚子航猛然回神,讲台上的教授果然在看着他,他站起来:“抱歉,我没有在听课。”
       教授摆手让他坐下,教室里一阵骚动,楚子航和不听讲这个词根本就没有联系起来的可能好吗!果然还是红颜乱心嘛。
       夏弥歪着头盯着开始认真听讲的楚子航,还是没什么表情。
    

楚夏‖三度和弦①

☁程西泽☁:

#大概会是个连载的中篇
#ooc私设如山
#评论和热度是更新动力系列……



    夏弥在学院之星颁奖仪式的发言阶段向楚子航告了白,然后被无情拒绝。
    这事儿整个学院都知道。
    早在新生刚刚入学的时候,夏弥在守夜人讨论区就很火了,各种旧照,偷拍的图楼盖的高耸入云,芬格尔依靠独有的近水楼台条件,在偷拍夏弥方面狠狠地捞了一笔。就是这么一个师妹,还没让各位师兄品鉴一下,就被杀胚勾搭走了,还惨遭抛弃,搞得各路单身的师兄敢怒不敢言,熟悉苏茜的师兄们更是暗骂这厮多占不吃,实在可恶。更有无聊搞事的人,跑去论坛发了个赌贴——夏弥能否在半年内搞定狮心会长,压钱回帖蜂拥而至,最后变成了撕逼大会也没吵出个结果。
     在告白被拒之后,不同于论坛上的风起云涌,夏弥倒是依然很元气,和楚子航的相处一如往常,就好像这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楚子航虽然对她的大度有点不解,但他也知道自己不适合思考这种感性问题,索性不去细想。
       在这事儿快被所有人忘记的时候,夏弥进了狮心会。
       狮心会有楚子航坐镇,极少外交,但今年策划部长强烈建议开立外交部,要扶夏弥小皇帝上位。
       “夏弥的血统评定为A,我认为她可以轻松的担任外交部长的职位,如果漂亮是女孩的财富,那么她是亿万富翁。”策划部部长发言了,外交的事情几乎都是他在做,现在有个人要替他分担,还是漂亮妹子,他内心不能不雀跃。
       楚子航微微点了一下头。
       “呵,男人果然都是些视觉动物,外交部员可以是个花瓶,外交部长怎么可以也是个花瓶?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来狮心会,不如去白裙蕾丝少女团当个团长。”
        楚子航皱了一下眉。
        “她还什么都没做,你怎么知道她只是个花瓶?她的入学考试成绩非常优秀。”
        楚子航点了一下头。
        “别吵了别吵了,”兰斯洛特作为善解人意的副会长,一直没有参与讨论,反而是观察了一下楚子航的微表情,判断之后表情暧昧,“狮心会一直没有秘书,先让夏弥担任会长秘书,同时跑跑外交不就行了。”
      楚子航点了两下头。
       “把…”楚子航刚伸出手,文件就适时的躺在他手掌了,他和她四目相对,“嗯。”
       “夸我!是不是特别机灵!”夏弥扬了扬眉毛,很是嘚瑟。
      “做的好。”他还忙着写报告,语气略带敷衍。
      夏弥心大,还是开开心心的,把围观的狮心会干部给搞得摸不清头脑了。楚子航对每个人虽说不热络,怎么说也还是客气的,但在这个师妹面前,他总是会有一些从前没有的情绪。
      比起冷淡,更像是任性。那是一种没由来的信任,相信她不会离开,恃宠而骄的任性。
      楚子航自己也很烦恼,自打她进了狮心会,几乎跟所有人都走的很近,还在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让楚子航分析一下哪位师兄更帅一点。
       “你觉得哪个更帅?”
       “一般。”他说完就不再吱声了,夏弥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翻着芬格尔给她看着玩的学院花美男图册,楚子航就侧头看着她时而花痴时而嫌弃的表情,有点嫉妒这本书。
       他自己都很清楚,他不是不愿意接受她,他是不愿意让她受到伤害,长痛不如短痛,她会找到更好的,活着就总能找到。
        楚子航点了点头,再次肯定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咳。”楚子航眼睛盯着手里的书,酝酿了一下,“我有一个朋友,他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然后呢?”夏弥也盯着图册。
        “但他生了一场大病,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女孩发短信给他,说喜欢他,女孩不知道他现在的处境。你觉得…他该拒绝吗。”
       夏弥“啪”的一声把图册合上:“他们不在一起的理由是为了离别不那么痛苦。”
       “嗯。”
       “那你怎么知道不在一起,就不会痛苦?”夏弥看着他,“如果我是这个女孩,我会让他在不多的时间里过得幸福,而不是遗憾,至少要微笑着离开,没有人可以代替女孩做决定,这样很自私。”
      楚子航沉默了,他知道她看穿了这个故事,多说无益。
      “楚子航,这样你永远不会懂久木和凛子为什么要一起殉情。”夏弥恢复的很快,又笑了起来,“我去图书馆了。”
       楚子航确实不懂。
      

#魔道祖师##要出坑的你#

苍凉碑:

魏无羡:你将手机上撩人又俊俏的壁纸换掉,改成自己喜爱的新人物,魏无羡坐在门槛儿单手托着下颚看你,眼神里从未有过的柔情。你忽的瞧见他,满怀尴尬,他噗嗤笑了,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双手插腰对你一眨左眼,声音上挑带着毫不在意的腔调“不就是走吗,这还不正常?去吧去吧,想回来再回来,我又不会跑了。”,你冲他颔首,他转身背对你,喉咙刺痛,半晌挪不动步子。

蓝忘机:你不会对这一身神似‘披麻戴孝’的冰山男人再萌动少女心,将手机里他的照片一一删尽,蓝忘机依旧一副冷傲不言的模样,你还是有些畏惧,他缓缓坐下将忘机琴放在身前,似是不知晓你离去,琴音婉转动听,你一时入迷。一曲结束,蓝忘机抬眸看你,良久言道“走吧。想听再回来。”

江澄:你对‘基佬紫’这个称呼已经麻木,追上另一部好看的小说,听旁人提起舅舅只是讲“我已经出坑,那都多久的小说了。”江澄在一旁呵了声,你一惊。他依旧眉目间都是严厉,嘲讽道“怎么,要走就走,看不起我还是如何?!”,你想解释什么,却看着他的脸百口莫辩,他转身就走,丝毫不做停留。你看着他背影微微颤抖,自己什么都说不出。

金光瑶:他看你表情就知道你已经倦了,体贴走到你面前抬手衣袖遮住半边唇,弯眼轻笑。“倦了就是倦了,不必这般为难”,你欣慰他这样理解你,又难过他这样理解你。他顿了顿又道“但愿你会回来,不看我,也要再瞧一次金星雪浪。”

薛洋:你将今日份的水果放在桌上,认真坐在桌前写那封离别信,当面与薛洋道别你做不到,因为本就是你弃他而去。可他不知几时就站在你身后,一声不吭看着你写下最后的“此次一离,再不相见。”才没忍住拍你肩膀,你吓的猛站起身,胡乱塞藏那封离别信,他笑你样子滑稽,牵强一扯嘴角“早知道你会走,你薛大爷也留不住是吧?”,你不做回答,他将降灾扔到桌上,随即狠声道“那你他妈不如杀了我。”

梦中
我被人抛弃
路遇诡象
原谅一切

闵玧其 你有没有想过 他就是故意的呢

花藤(3)

ooc 在微博上看见的梗 花附症 梗主wb@新宿一番
侵删  飞咻 微南硕

再想努力维持平静 也躲不过年少时种下的因

闵玧其坐在天台上抽烟的时候 脑海里是过往

以及之前郑号锡无意间说的话
“可是哥 当年泰亨喜欢的是你啊”

闵玧其吐了一口烟雾 苦笑 脑海里闪现出金硕珍说过的话

“做完手术他就不会记得我了 连着那份感情都挖掉了”
“你看那些疤 是警告啊警告 他差点为了爱某个人连命都不要了”
“两兄弟这方面真是出奇的像”
“偏偏都是我动的手”

如果金泰亨也做过那样的手术 又如何能在几年后准确叫出他的名字呢
所以现在的你 是以怎样的心情接近我的
金泰亨 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叮咚” ?
[您有一条新信息待查看]
[哥,今天下午6点有空吗 我们去xx猫咖可以吗]
「金泰亨」

金泰亨……该来的总归逃不过
闵玧其苦笑 踩灭了刚刚丢到地上的烟头

[好,我会准时到的]
「闵玧其」

办公室
“智旻,我打算等等就去见他了。”金泰亨苦笑,合上了手中的本子

“泰亨啊,就一定要一个结果吗。”朴智旻皱眉 好友当年是怎么样的情况他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事发突然 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是,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金泰亨顿了顿,“一个迟到的答案而已。”他轻声说。

朴智旻看到的 只是他沉默的侧影 光浅浅地穿过他的眉眼 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

猫咖

“哥!这里有暹罗猫哎!”才坐下 金泰亨就发出了小小的惊叹
闵玧其有些恍惚 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金泰亨也是这样 拉着他去各种各样的地方 然后像孩子一样发出一些小小的惊叹

“最近,很喜欢暹罗吗。”闵玧其浅浅地微笑
他看向金泰亨的眼睛 干干净净亮晶晶的 如同初入世俗的稚子 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他突然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段话
“那人的眼里存了漫天星辰 你是其中一个
“多你一个不多 少你一个不少。”

金泰亨 从前的你 现在的你 你们 到底想如何呢

“泰亨。”闵玧其轻轻叫了他
不能再这样了 闵玧其想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样对大家都没好处

“玧其,当年泰亨差点为某个人死掉,我不知道他在坚持些什么,但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我似乎也能明白一些了。”闵玧其想起之前金硕珍说的话。

“听说……你之前得了花附症。”总有人要先开口的不是吗 闵玧其垂眼 喝了一大口咖啡
真苦啊 他在心里苦笑

“是。”金泰亨浅笑,“哥是想知道 那个人是谁吗。”
“泰亨……”

“哥大概已经知道了吧,是,我曾经,偷偷喜欢过哥。”金泰亨直勾勾地盯着闵玧其,“抱歉。”金泰亨垂眼。

抱歉?抱歉什么呢?差点死掉的人是你啊金泰亨

“不过哥不用担心,现在,我已经不会那样了。”金泰亨摸了摸颈后 浅浅地微笑

是啊 不会了 现在我就只是 你的朋友而已

“我很抱歉会这样,泰亨你……是非常优秀非常好的人。”闵玧其越说越觉得无力
你看 你又在扎刀了闵玧其

“不是故意遇到哥的,只是遇到以后我就想,我怎么会那样喜欢一个人呢,一定很特别吧,只是想着,重新成为朋友也好啊。”

才不是呢金泰亨,你明明手术结束以后就立马开始翻以前的日记了,明明哥对我来说那么重要,为什么要从我身体里拿掉

“泰亨。已经失去的就不要想太多了,对你自己不好。”沉默了许久的闵玧其说,“我还有点小事情先回去处理了。”

“好。”

说完这个字以后 金泰亨沉默地看着闵玧其起身 穿外套 推开门 走出去
干净利落 跟日记里写的闵玧其 好像 又比那个闵玧其 多了一点点温和

他好像又瘦了 原来门上挂了铃铛🔔 原来外面的天已经有点黑了

金泰亨突然很想喝酒 虽然他酒量很差 虽然他的胃其实没办法接受那样刺激的东西
但是他就是 很想很想喝酒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喝酒就好了 能喝醉就更好了 起码这样 他就有勇气打一个电话了 让他再稍微放纵一点再放纵一次就好了

可以吗 可以吧

金泰亨静静地看着外面 一只小猫跳上他的腿
是一只小暹罗 叫做咻咻
“你又瘦了。”金泰亨摸了摸它,轻轻说。“只是现在我要走了,你乖乖吃饭,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喵呜~”不知道听懂没 咻咻跳去了其他地方

真像啊 金泰亨想
现在他不想想了 他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稍微喝点酒 然后好好洗个澡睡一觉
明天 明天一切都会好了
再也不会有噩梦了
再也不会有藤蔓在梦里将他缠绕了

晚安 虽然不知道该对谁说

花藤。The End.

总要有人先动心的
总要有人先狠心的

如果那个地方有人会等你 那就去吧
形单影只会有 彷徨恐惧会有 落寞孤寂会有

但是有人在那里等你
你始终能怀有期待与喜悦

多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