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弦

火中藏冰

大概是因为 我永远是首先被放弃的那一个吧

靠别人爬出来这种想法是完全不行的 因为会被推进更深的地方

就 emmmm  ooc一下
被哭包撩拨的表面高冷老王

偶尔贪心一次 就会忍不住幸福到落泪了
想想这样的自己 又觉得好可怜

Have It All

楚夏 ooc

夏弥毫无预兆地哭了 又也许不是毫无预兆 也不是毫无理由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在大哭却也不开心 不像从前 从哭出来开始就开始卸下心口的大石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只是庆幸唯一的室友现在不在宿舍 她大可以哭完之后好好料理自己 也不会因为隔音效果太差而影响到其他人

就像……就像小时候那样

现在也像 她怎么大声哭 也不会有人过来抱抱她 温柔地说别怕或者我在
别做梦了夏弥
她近乎悲哀地想
通讯录里一个又一个名字划下去
不行不行不行全部不行 谁都不能说
夏弥用力捏着一张纸巾擦脸 虽然这并不能阻止新的温热液体出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谁来
救救我
她无论如何都白烂不起来了 要是平日她大概会吐槽自己“自来水龙头”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她不知道
室友的冷漠她很能理解 与其说是冷漠不如是对大家都好的一个对她自己残忍的决定
朋友同学间的无视她可以理解 毕竟不是人人是你妈 何况她就压根没有这种东西
那么……楚子航呢……
他太忙了 太多事情了 他已经 很努力了……

夏弥想她快完成了 快完成这次令她猝不及防的负面宣泄了

“咔哒”是钥匙开门声
糟糕 零回来了
夏弥突然有些慌乱 她还什么都没收拾呢
她僵在原地 心里祈祷着室友千万别走过来

不对……这不是零的感觉

夏弥立刻绷紧了全身肌肉 怎么这种时候还有不长眼的东西上门吗

一股温暖而熟悉的气息包围了她
“夏弥。”
是……楚子航……

夏弥在被抱紧的瞬间几乎又要落下泪来
他来了

“抱歉这段时间我不在。”楚子航低低地说。
“对不起。”她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动弹了 可是无所谓了 她现在并不想动不是吗

“我爱你,”沉默了许久,楚子航突然说,“我爱你,我一直在。”

听听,他在说些什么啊。
夏弥有些失神,她想说些什么,但她觉得自己似乎失去说话的能力了,脸上重又出现了刚刚的温热感

我也爱你。

门外,一个娇小的女生轻轻拔走了属于自己的钥匙重新向自己半小时前待的地方走去。

The End.

献给自己也献给师父,还好啊,我还有师父在。

除了仅有的几个人 一切都在让我失望

不知所云

ooc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闵玧其第一次遇见金泰亨 是在一个朋友的局上
朋友为了女朋友专门组的局他不能不给面子
但是他进去之后还是后悔了
[太TM闹了]闵玧其想 屁股底下就是个震个不停的音响 他感觉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内脏跟骨架都在震 [简直要给震散架了]
他抱着个不停震的气球脑子里无力地吐槽 [这小子是要攒够心脏去换魔法石吗难道]

金泰亨就是这时候靠近他的
“赏脸玩几把?”手机备忘录上这么写着
[耳朵都要聋了吧]闵玧其恶狠狠地想
于是他们开始不知所谓地摇骰子 有时候他输了有时候是金泰亨输了  可乐兑着洋酒一杯杯地喝下去
[所以我出来干嘛?]闵玧其喝酒的时候想[在家写东西或者睡觉不是更好] 音乐震得他感觉心脏不舒服
[万一我猝死了呢]他冷漠地想

万幸他还想得起来他是为了朋友撑场子来的 目光四处找了找 叫他来的那狗崽子正在跟他女朋友开开心心地摇骰子兼耳鬓厮磨

[得亏这里好看的妹子多啊]有点喝多了的闵玧其无聊地靠着新找到的椅子的椅背看金泰亨跟一个渔夫帽妹子玩

短裤格子衫加两个小揪 跟在场妹子们都不大一样 [怎么还叫了未成年过来]
看着满场披头散发的长发生物 闵玧其顿时为友人的节操默哀

『好这口?』闵玧其发完这条消息就后悔了
什么玩意儿 这才认识多久
『是朋友的妹妹 小丫头非要跟出来玩』金泰亨回的很快 闵玧其抬头 看见他正对着自己笑 小姑娘在边上拍气球玩
『真有耐心』闵玧其笑笑 心想要是自己有个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估计要把她腿打断

『小孩子嘛 总是对这种生活好奇一点』闵玧其挑眉 他想这人有点意思
“来一根?”金泰亨递过来根烟
闵玧其接过来抽了一口 一股子巧克力味 甜滋滋的
越来越有意思了

沉淀并不意味着痛苦 只是太凑巧了

我是贪心的人 拜托让这样的闵玧其出现在我梦里吧 这是今天的小心愿

关于蛀牙

ooc 一个年幼的小少爷而已

楚子航有蛀牙 这事作为他的宿敌凯撒知道得很清楚 知道后的第一反应是“楚子航还会蛀牙?”
他苦行僧一样的对手 楚子航 蛀牙???
凯撒·加图索觉得这一定是个玩笑

就是他凯撒 也只在很小的时候蛀过好吗

出于想自己做主的心态 年幼的凯撒总是时不时偷偷吃一些糖果跟小甜品
被管家发现也没有关系 他很喜欢看管家气愤又不能大声呵斥他的样子
就是他亲爱的叔叔弗罗斯特 也只会让管家把那些东西扔掉而已
至于庞贝? 他都不知道去哪里滚床单了

只有他温柔可亲的母亲 会偶尔给他糖果或者去厨房为他做小甜品 每次听说他跟管家的斗智斗勇事迹之后 也只是微笑着摸摸他的头 等他吃完后带他去刷牙

但是万万没想到 他 凯撒·加图索 加图索家的未来家主 还是蛀牙了……

[真是我一生的黑点了]他每次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又好气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 他首先自然不能让母亲大人知道 管家跟叔叔也不行
小少爷捏着拳头恶狠狠地想
为了不叫人发现异常他在嘴里放了点冰块 虽然很凉但似乎没那么疼了

天赋异禀的小少爷当即决定自己去医院 找那位母亲每次都请来为自己检查口腔的牙医

但很意外的是 他在牙医那里遇见了庞贝
这是个很令人窘迫的场面不是吗
小凯撒冷着脸想难道庞贝也蛀牙了吗

而只是照例来检查口腔的庞贝则是笑眯眯地坐在一边看医生检查 活脱脱一副慈父模样

如果不笑得那么欠揍就好了 凯撒内心咬牙切齿地想

真的要开始处理的时候小少爷幼小的心灵还是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但是总不能让母亲知道了伤心对吧

小少爷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却没有想到
过来的居然是庞贝????

“凯撒,你要相信你爸爸,我们加图索家的男人,做什么都是最好的。”庞贝显然兴致勃勃

你住嘴!
小少爷在内心咆哮 早知道会这样他宁可告诉叔叔! 被管家嘲笑也无所谓!
谁能告诉他加图索家的现任家主为什么是这样的!

但万幸 庞贝最后也只是个打下手的
但是凯撒还是低估了庞贝的嘴贱程度

“哎呀呀你这是吃了多少甜食呀”“我记得你妈妈有让你按时刷牙的”“我亲爱的儿子你这样可太丢我的脸了”“被我亲爱的弟弟知道了他一定会气死的”……
诸如此类

你怎么不牙疼疼死呢 小少爷恶狠狠地想

拔完牙之后脸麻地坐在等候室里等药效缓过去

他百无聊赖地瞥见牙医似乎递了个小玻璃罐子给庞贝
嗯?
小少爷不动声色 除了他不停在转的眼球出卖了他正在疯狂思考而不是放空自己等麻药效果过去

“给你,小可怜,以后可别在没有家长的陪同下出来了,尤其是医院。”小少爷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白纸
上面画着各种图 简单易懂的绘画让小凯撒大概知道了自己这段时间的注意点
不得不承认 庞贝的画功不错

“走吧我亲爱的儿子。”庞贝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小凯撒 至于凯撒 有人当你的代步工具不是很好吗

凯撒模糊地回忆了一边这辈子仅有的一颗蛀牙的成长历程
他只记得那天回去母亲很高兴的样子 饭桌上都是柔软好吃的食物 连带着庞贝他都看顺眼了几分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 照在桌上的甜品上

果然还是妈妈做的甜品最好吃了